大山毛榉

弃号 人在回响 偶尔诈尸

214782:

_后一篇是张岱的墓志,前一篇是乐天的信。
墓志也罢了,只是信读着心酸。

_信与谁?
与微之。

他一定很爱唤他。他常常叠写他的字,他写微之微之,微之微之。

_夜里抄完,忽然想起一句话。
“风尘如有信,报与斯人知。”

“少为纨绔子弟,极爱繁华,好精舍,好美婢,好娈童,好鲜衣,好美食,好骏马,好华灯,好烟火,好梨园,好鼓吹,好古董,好花鸟,兼以茶淫橘虐,书蠹诗魔,劳碌半生,皆成梦幻。年至五十,国破家亡……”
──张岱·《自为墓志铭》

“微之微之!作此书夜,正在草堂中山窗下,信手把笔,随意乱书。封题之时,不觉欲曙。举头但见山僧一两人,或坐或睡。又闻山猿谷鸟,哀鸣啾啾。平生故人,去我万里,瞥然尘念,此际暂生。余习所牵,便成三韵云:
忆昔封书与君夜,金銮殿后欲明天。今夜封书在何处?庐山庵里晓灯前。笼鸟槛猿俱未死,人间相见是何年!
微之微之!此夕我心,君知之乎?乐天顿首。”
──白居易·《与元微之书》

_其实这笺非常美,粉彩后面淡淡水印着八十七神仙卷,可惜颜色太浅,对比略一调就看不见了,所以就没有硬拍。

评论

热度(7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