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山毛榉

弃号 人在回响 偶尔诈尸

【阴阳师】嗨,老八。

穆穆惊了东南:

如果八岐大蛇那八个脑袋有八种性格。


来讲一下老八的故事。


 


01


 


每天负责给阴阳师发御魂的,是守财奴老八。


老八有个大口袋,里面装着各种御魂,鼓鼓囊囊一大包。


老八每天抱着他的御魂口袋,时不时把脑袋探进去看一看,很好,都在。


看完了赶紧把口袋扎起来。


老八不喜欢那些阴阳师带着各种式神来打架,因为这意味着,如果前七个哥们打不赢,他就要乖乖掏御魂。然而他那七个哥哥又十分不耐打,一个个鼻青脸肿的,跑回来问他要御魂。


又输了。


老八愁眉苦脸,掏出来一个五星,哎呀不行,这个太好了,趁着没人看见快塞回去。


 


他七哥是负责发钱的,每次他们输了,老八拿御魂,他七哥就数几百个金币给他,让他一块给对面的阴阳师送过去。


老八最近机灵了,趁他七哥不注意,有时候只给金币。


他七哥很正义,认为愿打服输:“老八,御魂都给了?”


“给了啊。”老八心虚地拽衣角。


“那对面那茨木看咱的眼神怎么还恨不得凿个洞?”


老八抱着口袋沿着墙角溜了。


 


02


 


老八最喜欢针女和破势,自己拿了都宝贝似的藏起来,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交出来。


“老八,快,给个速度针女,对面那阴阳师打了八盘了还没出,要投诉了。”


“不给!”老八抱紧口袋,可怜巴巴缩在墙角。


七哥瞪他一眼。


老八打开口袋看一眼。又看看七哥,妥协似的扔出去一个反枕。


“要针女!快点!你拿了又没用!”


“我……我有用!”


 


03


 


老八拿这个是真的有用,他把宝贝御魂卖给商店,很值钱,一个四星针女就能卖十二万。


老八是财迷,他攒着老婆本,打算娶对门水麒麟家的小崽子。


每天睡觉前数一数,做梦也要吹口水泡了。


他其实从来没见过水麒麟家的小崽子,他从出生起就和七个哥哥一起被锁在御魂塔里,不过,水麒麟哎,听这名字,估计是水一样温柔的姑娘吧。


他六哥听了,冷笑一声:“温柔?”


 


04


 


他六哥是八兄弟里最风流的一个,每次打架,看到漂亮小姑娘总是下手轻一点。


然而多情无用,他六哥轻轻戳一下对面的萤草,小姑娘软绵绵抬手,晃一晃可爱的蒲公英。


他六哥就死了。


舌头吐出来那么长,这死相可真难看。


可是萤草也是真的很可爱。


老八有一次,咬咬牙,偷偷给萤草塞了一个六星暴击针女。


他知道,这个御魂最好,所有人都想要,茨木上次拿鬼爪子卡在他脖子上勒索,说要给他挚友配一个,老八都没舍得松开口袋。


小姑娘接过针女,看一看,扔给了身边的咕咕。


老八抱着口袋,觉得肉疼,心也疼。


老八的初恋就这么结束了。


 


05


 


晚上,御魂塔上锁之后,八兄弟也会凑在一起唠嗑。


主要是听五哥讲故事,老五是最见多识广的一个,他知道很多事。


其实也不算很多,但忽悠八兄弟是足够了。


“啊,”老五开腔:“今天讲茨木和酒吞的故事。”


“茨木是谁?”老八抱着口袋提问。


“就是那个一拳超人,每次一爪子就把大哥脑袋抓掉的那个。”


“哦,那酒吞呢?”


“就那个葫芦娃,背个大葫芦,梳个爆炸头。”


“哦,葫芦娃,他也有七个兄弟?”


“他没有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


见多识广的老五也陷入了沉思,半天,想出了道理:“厉害的人总是独一无二的!”


老八数了数,屋子里以老五为中心的八兄弟,长得一模一样。


不是独一无二,看来我不是很厉害。


 


06


 


四哥今天带着老八去相亲了。


老八最喜欢四哥,四哥很持家,每天做饭给大家吃。


老八后来才知道,那不是四哥做的饭。


是阴阳师们交的门票,打他们一次,要交四个寿司,他四哥只是负责收门票的而已。


怪不得这么多年来顿顿吃寿司。


 


07


 


老八难过地发现,水麒麟长得一点也不温柔,老八弯着腰看了半天,都没看出来这小矮子到底是个姑娘还是个汉子。


同样是小矮子,还没有山兔可爱。


虽然山兔也是来打架的,可是从来不打老八,声音温柔,还跳可爱的舞给老八看。


老八把这个想法说出来的时候,被五哥白了一眼:“蠢死了,那小家伙最坏了。”


老八不懂为什么。


后来他被山兔一个幸运套环削掉了脑袋,他就懂了。


 


哎,爱一个人真的好难。


 


08


 


老八真可爱。


可我编不下去了。



评论

热度(1153)